杂草丛生的地方w东西也相当杂 不时有冷门cp/唱见出没 fo请慎,un随意www

关于

[全职/钟楼]老友(一)

钟少x楼冠宁!

可喜欢钟少了!但是他连全名都没有!【哭

充满了私设w更新可能会很慢……

总之新年快乐!!


一、


住在B市城郊别墅区的楼冠宁是言情小说中必不可少的自带金汤匙的少爷,而且不是那种已经过时的“老子酷炫狂拽屌上天”的类型——多亏了楼爸爸从小对他实施的精英教育计划。

 

但严苛古板的教育阻止不了孩子们特有的向往未知领域的心。所以七岁的楼小朋友在某个下午上完钢琴课以后发现家里只剩在二楼打扫的两个佣人以及待在自己卧室的姐姐时,觉得是时候独自一人走出家门来一场大冒险了。“不可以自己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这种规定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楼冠宁当机立断,踮起脚尖拿走管家上午落在柜子上的钥匙,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又关了门,一路上欢快地唱着歌蹦跶着出了小区。

 

而这场大冒险在眼角挂着泪水的楼冠宁发现自己迷失在陌生的街道上时以失败告终。在他看来夜幕下的霓虹灯全无电视里课本上那样繁华热闹的温暖,带给他的只有未知和恐怖。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嘛!楼小朋友觉得自己受到了大人们的联合欺骗,委屈涌上心头的同时鼻子一酸,蹲下来憋着声音哭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湿了一地。

 

但既然结局不是楼小朋友“被拐卖留下心理阴影最后通过朋友的不懈努力解开心结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那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关键人物来解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于是楼冠宁透过满眶泪水看到了一双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脚停在他面前,他抬起头,眼前这位陌生的孩子——看起来比他大上一点,或许得叫哥哥——歪着头试探性地张了张嘴。

 

“你是……楼家的弟弟?”

 

这是楼冠宁和钟嘉源纠缠不清长达十数年并且有继续延伸趋势的孽缘的开始。

 

 

 

那天钟嘉源把他领回为了找他而乱成一锅粥的家里,在他因害怕受罚而冒出的眼泪夺眶而出之前,这位陌生的少年自顾自地走到他父母面前,低着头委屈地开口道:“叔叔阿姨,是我不好,今天和冠宁约了一起出去玩,忘记让他和您说一声了。都怪我,让您这么着急,对不起……”

 

本来楼爸爸要追究自家娃没有给家里报备的事,但别人家孩子这么态度诚恳地认错让他也不好发脾气,加上两孩子也都平安无事,只好教育了楼冠宁一通这件事就算过了。

 

后来楼冠宁才知道,这位素昧平生却出手相助的大侠是斜对门钟家的孩子。钟家刚搬来没多久,之前和钟叔叔碰过几次面,楼冠宁挺喜欢他的,但对他儿子倒是没什么印象。据钟嘉源说,刚搬来那天他有好好跟着爸妈来他们家串门的,这也才能在马路上认出他来。

 

带着感激尊敬和些许“人家认出我来我却不记得人家”的歉意,楼冠宁提着礼物频频跑到钟家找钟少爷玩耍,又是相近的年龄,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了。而楼冠宁不久就意识到钟家少爷那“耿直侠义阳光健康”的高大形象完全就是自己意淫出来的,真正的钟嘉源吊儿郎当游手好闲懒散随便,简直就是坏榜样的代名词,在大人面前又装出一副成熟有担当的好孩子样。这给当时礼貌谦逊、做事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楼冠宁以莫大的冲击,加之后来在相处过程中也没少被欺压,楼少爷气上心头就想和他绝交。

 

但孽缘之所以被称作孽缘,不仅在于双方关系的恶劣,更与其难以斩断的性质有关。

 

尝试绝交数次皆以失败告终后,楼冠宁看清自己和钟嘉源是没那么容易撇清关系了,心灰意冷之际对着专心致志地操控着游戏里的人物跳上跳下的另一当事人问道:“钟哥,你开个条件吧,怎样才肯和我绝交?只要你说我就一定做到,你开个条件好不好?”

 

“别这么说嘛阿宁,我可有用了好吗!学校里出了什么事我还能罩着你呢!零用钱太多花不完的时候我也会排除万难第一个冲过来帮你的!”捧着游戏机手柄的钟嘉源抽空瞄了一眼身旁无精打采的好友,“困了就睡呗。等会到饭点了我叫你。”

 

楼冠宁靠着沙发闷闷地应了一声闭上眼,没过多久意识就涣散开来,不受控制的身体慢慢地向左倾了倾,在幅度大到让他惊醒之前停了下来。抵着对方肩膀,半梦半醒之间突然觉得有这么个朋友似乎也不错。

 

我一定是睡迷糊了。楼冠宁安慰自己,打了个哈欠便沉沉睡去。


 

TBC


评论(11)
热度(36)

© 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